hh汗汗漫画网 > 犬屋敷漫画 > 拳皇2006
本漫画标签: 宁非  今天也没变成人  韩国漫画无翼鸟     

拳皇2006:栋谷槐

拳皇2006

4wmlfbw0nsv

bglm
: 连修:“是被李砚咬伤的么?” 宋楚灵:“是……连哥哥,你会生气么?” 连修:“不会,我知道你与他们只是逢场作戏,待我却是不同,唯有我知道真实的你……” 晋王:“近日怎么一有空便去内侍省?” 宋楚灵:“王爷不是教导奴婢应当知恩图报吗,连少监便是奴婢的恩人啊。
” 晋王:“的确如此,但不论如何,要去何处也要与我知会一声,寻不到你我会不安。
” 李砚:“你对晋王可以各种谄笑,对我怎么总是这副鬼样子!” 宋楚灵:“这个宫里我对谁都在谄笑,可你与他们不一样,所以,是我想错了么……” 李砚:“你……算了,是我错了。
” * “楚灵,你要的我都能给你,而我要的,只是你的真心。
” 真心啊…… 从她决心复仇那刻起,便已经没了。
#黑莲花自我修养#心机宫女上位记 第3章 喵喵 宋知亦站在这里不知站了多久。
也不知道他听了多久。
男人脱了西装外套,换了件烟黑色的休闲西装,面料柔软熨帖,勾线出胸肌的轮廓,随着呼吸起伏。
宋知亦的目光落在女孩受了惊吓颤抖的眸子上,鹅黄色的面纱春水一样罩住难以窥见的面容。
那双眸子秋水剪瞳般,仿佛穿越了十几年的时光,与记忆里的人贴合在一起。
他又想到面纱下,女孩柔软白皙的脖颈,定是猫儿一样软。
“宋先生?”林纯熙快要被这巨大的压迫感勒得不能呼吸,颤抖着开口。
事实也不怪她,从小她就被养在林宅里,在老爷子身边学习礼仪,在奶奶身边学习苏绣,家中除了司机之外连几个佣人都是女人,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外男,更何况是雄性荷尔蒙这么强势的男性。
她甚至都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反常。
宋知亦似乎被她的声音拉回来思绪,看到林纯熙垂在身侧颤抖的指尖,男人乌沉深邃的眼瞳骤然软下来,似是刻意收敛了气息,嗓音一如既往低沉磁性:“喜欢猫?” 本来躲在不远处的张叔都准备着了,宋知亦要是开口让人把林纯熙扔出去,他拼着这把老骨头也得赶在先生开口之前将人保下来。
冲到一半,听到从宋知亦口中说出的话,张叔脚下来了个硬生生得急刹车。
风过树梢,在女孩纤细的脖颈上投下碎影,她柔软的发丝也跟着摆动,微微颤抖的样子像是只认生的猫,胆小却矜持傲娇着。
“喜欢的。
”她小声回答。
声音也像猫一样软。
林纯熙有些喘不过气来,正准备礼貌地道别,男人却动了,几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,她甚至可以清晰闻到他身上浅淡的雪松冷香。
小七亦步亦趋跟在男人脚边,像是个移动的糯米团子。
当宋知亦在林纯熙面前站定时,她才清晰地认知两人之间的体型差有多大。
她一米六八的身高才堪堪到他胸口。
像是张网子要将她严丝合缝笼罩住一样。
压迫感骤然袭来,林纯熙抿了抿唇:“宋先生,我还有事先――” 她呆愣愣地瞪?\xC9I大猫一样圆润的眼瞳,看着男人抬手,衬衫线条跟着绷紧,包裹着他悍利紧实充满力量感的手臂,朝她的面纱探过来―― 林纯熙脑海中警铃大作,瞪圆了眼瞳看着面前伸过来手掌―― 规整的袖口,宝石蓝色的袖口,冷玉般的长指上带着赤金色的扳指,鎏金色丝线桂枝缠绕在古朴的扳指环上,离得近了甚至看得清男人手背上微凸的青色血管,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。
她像是被逼到了绝境地猫儿,浑身都紧绷着。
“啪――” ===第4节=== 林纯熙被逼急了,伸手手快而迅速地打在男人的大掌上拍开,怕他反应过来训斥般,她打完人几乎是拿出自己所的所有勇气落荒而逃。
少女的背影融进夜色里。
宋知亦立在原地,片刻后缓过来神。
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,那轻飘飘的力道完全不疼,小猫挠似得。
他只是看到她面纱上落下的枯树叶,突如其来的好心想摘下去。
男人若有似无低哂一声,摇了摇头,放眼整个秋城,敢堂而皇之打了他宋知亦还大摇大摆溜走的人,还真没有。
旁边的张叔围观了全程,一颗心悬起来又放下,眼看着宋知亦没计较林纯熙碰过小七,他老人家本来都松了口气,转眼就看见这姑娘打了家主的手??? 张叔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。
这怎么还能有自己作死的呢? 不行了不行了,他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这坐过山车一样高危的职业了。
- 林纯熙一路小跑回房间,耳尖都红透了,不知是吓得还是臊得。
她双手撑在洗漱台上,抬头看镜子里的少女,精致的眉眼都带着湿润,忽然,视线落在面纱上,那里不知何时挂了枚枯叶子。
林纯熙眉心一跳,回想起刚刚男人的手,落的方向似乎是想帮她摘叶子。
不是想要掀开她的面纱?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 这一整晚林纯熙都沉浸在极度的愧疚中,翻来覆去睡得不踏实。
她索性披了衣服,坐起来,扭亮了床头灯,在浏览器上搜索“怎么向别人表达歉意”。
暖黄色的光落在少女面庞上,她漆黑浓密的睫毛眨了眨,忽然弯起唇来。
另一边,宽大冷色系为主的卧室。
光洁的雪松木地板,柔软的羊绒长毯,原木色床边放置着实木长桌,暗金纹路,上面分放着密密麻麻的文件表格。
男人坐在书桌前,目光专注地翻阅着。
文件纸张在长指间还有些微热,是叶特助刚刚传真过来打印出来的。
上面林林总总罗列着林纯熙的资料,从出生林家就从苏北搬来秋城定居。
“叶助理,我想身为总裁特助,我让你查的不是这种明面上的资料。
”一目十行看下来,宋知亦平静的放下手里的资料。
音频连线中,那边的叶助理额头上的冷汗都快要滴落下来,颤声道:“是.......是......我现在就去再查――” “不必了。
”男人声线低沉,慢条斯理摘下袖口掐断了电话。
或许,一切只是他的错觉。
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,他寻了多年的人,猝不及防出现在眼前。
时间和地点都对不上,也许只是两个长得相似些罢了。
- 后半夜,林纯熙沉沉地睡了过去,恍惚间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。
那时候她跟着奶奶回苏北老家置办绣线。
要知道,苏绣是在苏北一代传承下来的,那里的小镇子里的人们家家户户都有绣架,苏绣繁荣到了古街十步一绣纺的地步。
盛夏蝉鸣不止,林纯熙和奶奶落脚在林家之前的老宅里。
宅子里的大猫将一窝小猫都下在老房子里,房子阴暗潮湿,长久无人居住墙角都长满了厚厚一层青苔。
大猫找不到吃得,小猫饿得瘦骨嶙峋。
临走前一天,林纯熙用布裹着一窝小猫挨家挨户送给好心人寄养。
送到还剩最后一只,无人收留。
小猫趴在林纯熙的怀里,水蓝色的眼睛还未睁开,饿得“喵喵”叫。
正午阳光正盛,蝉鸣声


siidpo3i

上一章:裕树先生那个不能吃漫画 拳皇2006 最新章节 下一章:龙族漫画哪里可以看免费